暗香盈袖

安歌长评之二——浅谈人物的幸与不幸


最爱而非之一的安歌结文好多天了,依旧会流连于文字里,甚至于蛋泥在那些短评长评后的回复诠释里。


蛋泥文字的力量,让阅读的情感依旧会随着章节起伏,但因为结局已定,故事的走向令人安定,故而当初所有耽于人物的纠葛也就成了沿途的风情风景。


看文的角度也有了不同,不再是为谁抱屈替谁不甘,而是以时间为距离,开始对所有人物重新的审视。


季杭安寄远乔硕颜庭安安笙陈析……饱满的人物刻画,让这每一个人物,几乎都像我们熟识很久似的,我们轻易就能说出他们的性格特征,了解他们各自的优秀与不足。


但他们也都有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的命运都那么明晃晃的带有幸与不幸的辙痕,有命运的眷顾,也有命运的捉弄。


  1. 季杭

季杭的不幸是从出生就有的,一个不被家族看好的也活不久的男孩,母亲的早逝父亲的漠视,早早定好的墓地,动辄昏厥的身体……整个童年时期除了身边有个可爱的弟弟,他几乎没有什么幸福的记忆,而这个弟弟还是妈妈的生命换来的。


但季杭的命运并没有在他十几岁时嘎然而止以不幸落幕,而是命运之手以另一种方式携他而生。虽然陈析动机不纯,但至少给了季杭一份健康不说,又给那个灰色时期的季杭带来了一个明媚温暖的师兄,一束从此引领他熠熠生辉的生命之光。


年少不幸的季杭,终于在幸运的转途中点亮了自己,也成就了自己。


不得不说,颜庭安对于季杭的意义,还他的孩童本性给予他被珍爱的宠溺。也只有在颜庭安面前,季杭才不用紧绷着,可以放松可以随心,甚至可以潜意识里撒娇任性。


除了颜庭安的引导乔硕的陪伴,季杭生命里另一个幸则是他有一个打不走离不散的手足弟弟小远,一路跌跌撞撞跟过来,向往他需要他依赖他奔赴他,纵有岁月的嫌隙,也挡不住血脉的奔涌交汇。


  1. 安寄远

安寄远一生都属于幸与不幸之间。他承载着父亲的全部期望而生,他是这个中医百年世家的小少爷公子,他是父亲及所有长辈偏宠的孩子,他生来就可以一路平坦到达他想去的地方……但是,他不幸生来就没见过母亲。


没妈的孩子也没像根草,因为他幸运的拥有一个世界上最好的哥哥。


大他五岁的哥哥对小远的陪伴、启蒙、影响和教导是贯穿他一生的。某种意义上,季杭更像小远的父母~母亲一般的疼爱呵护,父亲一般的引导教责。整整九年打下的基础,让小远一生只认定一个方向,那就是哥哥所在的方向。


然而幸运也不过是暂时的,命运之手再次将哥哥拉向光明之途时,却把小小的远崽留在了暗处。蛋泥几次所写到淋湿小鹌鹑似的小远来找哥哥的样子真的令人心酸心疼。稚童何罪!


但也正是童年里那份永不散去的温暖,才有小远坚韧不停追逐哥哥的力量。十四年的不幸,终于在不停歇的脚步里在拼命靠近的努力里瓦解冰消。带着一屁股青紫却还能捧着哥哥私藏的旺仔牛奶喝的小远,重回幸福安定。


蛋泥笔锋一转,安笙车祸,小远从此孤儿,但抱他入怀的,是余生再不会离弃他片刻的亲哥哥。


无父无母,但远崽再不孤独无助。


  1. 乔硕

乔硕的不幸来自于社会底层他原生家庭,缺失父母之爱,唯有一个外婆相依为命,如果不是碰到季杭,乔硕可能因为学费辍学,人生完全是另一种轨迹。


毋庸置疑,乔硕一生的转折幸运都来自他遇到了他生命里的那束光,他的老师季杭。


师生之间不过就相差三岁,但季杭为乔硕付出的远甚于父母,给他一个庇护的家,负担他学费,教导他成才,遇事就老木季似的护佑他……


遇到小远之前,乔硕是季杭唯一的学生,是他全部心血教养的学生。


也是季杭很少有的能吐露心声的朋友,是能在家相处如邻家兄弟一般随意自然的朋友,是季杭最信任能并肩的弟子,也是无论何时能被优先照顾到情绪的弟子。


短暂六年的朝夕相处,终究是一生受益。乔硕的幸,不会是什么支教远离能减淡分毫的,他得到了世间最珍贵的财富,那就是一双足以搏击长空的翅膀。


  1. 颜庭安

颜庭安是孤儿,因为天资聪颖被陈析选择了当做事业传承人。他的不幸来自于他从来没有享受过来自情感的美好,不要说父母之疼爱了,师者之仁爱也是没有的。


那次季杭带小远去舅舅家拿藤条时提到,这样极具韧性的藤条每年都会打断很多条。可见陈析对颜庭安不近人情的严苛和控制欲了。


然而颜庭安的幸又是与他的不幸相伴相生的。颜庭安没有被冷苛要求凌厉藤条击倒,而是在崎岖的命运里攀岩而上,带着一身的伤,带着感恩的心,带着无怨的岁月,带着温暖的光芒,走向属于自己的高处。


十四岁安寄杭的到来,也是颜庭安的幸吧,从此他有了属于自己的温暖守护,让他的生命更有了另一重价值和意义。


  1. 陈析和安笙

这两人,一西一中,都是医学界的巅峰大神,共性都是视事业为生命吧,所以一个轻易舍了太太,一个孤家寡人,一个不顾死活要生一个健康的传家宝,一个费尽心思要寻一个聪慧的传承人。幸嘛,生的生了,找的找了,不幸嘛,一个癌症晚期,一个车祸挂了。


几个小辈的幸与不幸多多少少和这两个大神有关,但好在几个孩子最终走向是各有各的幸,所有不幸都成了过往烟云。


……

……


其实想来,我们每个人谁都如此,没有这些人物那么分明清晰大起大落,但多多少少总有很多世间难量的幸与不幸。不幸的拐角未必没有幸运在招手,幸运的旅途也难免遇到什么沟壑。

幸与不幸,不过都是人生段落。



最后,还是那句话,感谢蛋泥@米酒蛋泥 ,也永远会记挂季杭小远乔硕他们……



3岁远宝宝和8岁小大人一般的杭哥哥——亲昵

 

14岁少年季杭和爱逗他的18岁颜师兄——温暖


19岁的大学生乔硕和他的22岁季老师——友爱


还有这两个大神——亲戚处成仇家


 (未完待续)



评论(16)

热度(134)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