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香盈袖

安歌同人6——你是妈妈的小远,也是哥的小远

心疼远崽,更心疼他从小就没见过母亲,从来没有享受过母爱。而分隔的十四年,母亲连同他的生日都成了禁区再不敢提,因为他被哥哥迁怒将母亲的去世怪责于他的出生。不知道在他孤独长大的岁月里,看着别的小朋友有妈妈,他心中的滋味……如果可以,希望未来的岁月里,季哥哥能多给予小远一份爱,那份属于妈妈的爱。@米酒蛋泥 


——


刚挨过揍的弟弟总是能乖一阵。此刻,看着趴在大床内侧动也不动的小远,季杭叹了口气,把自己的枕头被褥拿了过来。


出了那么多汗,哭了那么多泪,夜里总要给孩子补充点温水的。


把床头柜上的灯亮度调低,又帮小远后背搭了薄被,季杭靠坐在床头,闭着眼睛想着明天的手术安排。


感觉到旁边的人蠕动了一下,接着一只手就伸了过来试探性地触碰到他的衣服,稍停片刻,一条手臂就有意无意地搭在了他的腰间。


季杭暗笑,也不做声,只看弟弟撒娇。


果然,看哥哥没拒绝的意思,一颗毛茸茸的脑袋跟着也蹭了过来,在季杭的衣角处拱来拱去。


这样软萌的弟弟是季杭十多年没见的了,自然来者不拒。那些相隔的岁月里,无数辗转的梦里,少年的季杭也曾因一次次看着向他奔跑而来的弟弟却触手难及而泪湿枕巾。这些梦境,他没和任何人说过,包括师兄。


软软的狮子毛把季杭坚硬的内心拱出一片小溪淙淙绿草茵茵。季杭呼噜着弟弟的脑袋,索性把弟弟向自己怀里拖了拖。


感觉到环抱自己腰的那双手更紧了,小狮子脑袋在自己胸口又蹭了蹭,调整一个舒服的位置,才满足地埋首继续装死去。


季杭轻轻揉了揉小孩屁股,问道:怎么啦?疼?睡不着?


半晌怀里的脑袋才抬出一半来,一双还带着点湿气的眸子向上翻一眼又快速躲开——


哥,你说我那么顽劣任性,妈妈如果还在,她会喜欢我吗?


季杭的心顿时有种被刀尖划过的刺痛。他紧紧搂住怀里的弟弟,一字一句郑重说道:


你很好,很乖,妈妈一定喜欢你的!


真的?圆滚滚的眼睛很认真地逡巡着哥哥的神色,仿佛确认一般。


真的!季杭眼睛里带着肯定的光芒。


小远咧嘴笑了。很纯粹的那种笑,挂在依旧带有些稚嫩的脸上,好像刚被妈妈表扬过的孩子,笑得一脸阳光。


哥,那你能和我说说妈妈是怎么喜欢你的吗?她会陪你睡觉吗?会给你讲故事吧?她也会这样抱你吧?


会的。季杭的眼眸有点潮湿,但他竭力控制住自己的声音,缓缓的,带着深深的怀念。


你也看见过母亲的照片不是吗?我们的妈妈是个很温婉的女性,脾气很好,说话从不大声。哥那时小,喝中药困难,妈妈总是轻声细语哄着我喝,甚至自己也弄点中药,和我比赛,她喝一口我喝一口。每次我抢先喝完了,她就会狠狠夸我小杭真棒!晚上睡觉,她就会守在床边给我讲很多童话故事,妈妈的故事真多,永远也讲不完,我那时一边听妈妈讲,一边看妈妈的眼睛,妈妈眼睛很亮,我那时就常想,妈妈眼睛里一定有星星有很多小精灵吧……


怀里颤动起来,压抑的哭声抖成碎片,把季杭的心也抖落得泪雨纷飞。


小远……我的小远……不哭……季杭紧紧拥住弟弟,哽咽道。


那时你还在妈妈肚里,妈妈曾和我说过,以后要让我和她一起爱你疼你,一起陪你玩给你讲故事……现在虽然妈妈不在了,哥会把妈妈的那份爱加倍给你的。


小远,你是妈妈的小远,也是哥的小远!






评论(53)

热度(354)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