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香盈袖

安歌同人7——一枚水饺🥟

翻手机备忘录,有篇2月4日写的文字,结局的甜蜜,终于让过往里的心疼都释然了——


文字来源于蛋泥@米酒蛋泥 的一个评论回复:

是的。哪怕是现在,如果家里只剩一个饺子,小硕和小远都没吃饱,季杭也会毫不犹豫给乔硕。——蛋泥


虽然回复里云淡风轻表示认可,先外后内,但是那一刻,分明心疼得厉害。


几乎脑海里就浮现出那样一幕——


小远眼巴巴地看着哥哥毫不犹豫地把家里唯一的一个饺子给了乔硕,甚至看都没看他一眼,盯着大他两岁的师兄把饺子一口一口吞了下去,小远的眼泪刷的就下来了。


一直以来,哥哥家里最好的东西都先给了师兄,师兄有独立的卧室书房,有细心安置的地暖,而他,季杭的亲弟弟,要么睡客厅沙发,要么把哥哥挤去沙发。看书也要么客厅要么卧室的大床上要么就是医院办公室里,他好像随时会被清理走的多余的东西,哥哥家没有属于他的一个角落。


小远悄悄用袖口擦去眼泪,哥哥不喜欢看他这样的,况且仅仅为了一口吃的,那么没出息哥哥会打的。饿一会也没啥吧,睡着了就不会饿了。


尽量不打扰哥哥师兄俩又在头碰头对着鱼缸喂食的温馨,小远缩在角落,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没有哪里能属于自己,哪间房门背后都是他人的领地,只能等他们回房了,这个客厅才能安放他的孤独和心酸。


哥哥的侧颜真好看呀,逆光下那么温柔的眉眼,他在和师兄说什么呀,那么开心随意,还摸摸师兄的头,那般亲昵无间,真像兄弟呀!


脸上为啥冰凉凉的,眼泪好像擦不尽似的,不,哥哥,我尽力了,我没哭,我不想哭的……可是我实在忍不住了……


如果被哥哥看到,他一定会生气的吧?他从来不问我哭的缘由,他说委屈都要自己消化,可是,师兄委屈了他分明蹲下来摸摸他头细声细语宽慰的呀,而我每次都是被拎到阳台风干。


他一直说要把我扔进垃圾箱,所以我得大度点,不要去和师兄争。哥哥对师兄有亏欠遗憾,他对我可能是没有的。


其实我很想和哥哥说,那十四年我过得很不好,我很想你,你应该能看出来的,我需要你,不想离开你,我多想你入住这个家时带的是我呀!


我多想这个家里也有我的照片,有我的衣服柜子书桌,抽屉里有我用旧的电子产品,鱼缸里也有买给我的鱼。


而不是仅仅是书架上只有属于我的藤条戒尺……


迷迷瞪瞪的小远带着心酸跌入梦境,梦里永远是九岁的自己跌跌撞撞向哥哥跑去,可是哥哥的身影逐渐模糊,然后哥哥身边出现了很多人,庭安哥,夏冬哥哥,还有师兄。他们欢声笑语陪着哥哥走得更快了,全然没看见拉下他们很远的自己……


等等我……哥哥……呜呜呜……等等小远呀……


小远揉着眼睛醒来时一时有点迷瞪,自己在哥哥大床上,盖着哥哥的带有阳光气息的被子。


床头柜上纸巾垫着的是一块饼干和一盒旺仔牛奶,小远记得那块饼干是哥哥偷放进师兄口袋里的,而那盒牛奶却是因为少了吸管一直被遗忘在厨房角落。


饥肠辘辘的小远三两口吞了饼干,又咬开牛奶盒咕嘟咕嘟一口气灌完,才用纸巾擦了擦手,蹑手蹑脚打开房门探头看看动静。


楼下客厅里哥哥早已不在,师兄好像也出门了,家里没人静悄悄的,鱼缸里的鱼游得悠闲。


光脚刚走下楼梯,大门门锁咔嗒转动,哥哥师兄俩人一前一后进来。


谁让你又光脚的!说了记不住是吧?!小远被哥哥很粗鲁地拎转身,接着重重的巴掌就落下来。


泪眼模糊里,师兄正在餐桌上放着什么。


小远没敢动姿势,一直到哥哥巴掌停下来才呼出一口气,臀上火辣辣的疼。


穿上!哥哥把自己的鞋脱下来踢给他,然后冲餐桌一指:去吃饺子!


小远顾不上擦去眼角泪花,吃惊地看看哥哥又看看师兄,再看看餐桌。


餐桌上一个保温饭盒一双筷子,里面是晶莹剔透的二十个水饺。


都给你的。本来老师让我去买面粉想自己包的,但怕时间太久了你饿坏了,老师就特意为你去庭安哥家要的,就这些了。师兄解释道。


小远咧嘴笑了,亮晶晶的眸子却再次模糊起来……


🥟🥟🥟🥟🥟🥟🥟🥟🥟🥟🥟🥟🥟🥟🥟🥟🥟🥟🥟🥟🥢





评论(47)

热度(281)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