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香盈袖

随便说说——暗香对小远的偏爱

我不是蛋泥@米酒蛋泥 最早的那批读者,安歌前我没读过方舟。网上搜其他时偶遇安歌,文字里那个隐忍负重又坚强的小远,他的落寞无助他的进退伤感,太打动人了!那时安歌已经开始好几章了。


从此一发不可收。


如果没有小远,我可能对安歌不会倾注那么大的情感,也不会一遍又一遍地复读,跟着小远的境遇和心情,起起落落远远近近……


和很多从头跟着读安歌因先认识了跳脱乔硕而爱之一样,我为那个拼命奔向哥哥却时时受之苛责的小远牵动了全部柔肠,为之委屈,为之不甘,为之落泪,为之心伤……


我已经爱不了其他人物了,我把一个读者全部的疼爱都给了那个生来没妈的孩子,那个垃圾桶边用脏兮兮的手捞生日面的孩子。


小远护兄打架后的被责,我也曾为他鸣不平。颜庭安不让小远探视他摔破头的哥哥,我又暗恼颜庭安。季杭对乔硕的百般呵护对亲弟弟的冷漠严苛,我更责怪季杭的迁怒心结。


我像远崽的亲姨一般,看着远崽步步艰难困苦前行,只能评论里说几句却帮不了分毫只能泪他泪笑他笑。


终于两不相欠了,可是我知道那个傻孩子不过一时气头上,人远离了,血脉又如何断舍离。


电梯事故的紧张,醉酒后的背扶摔换裤子叫哥哥,追到神内要弟弟……看着那包含疼爱的一巴掌又一巴掌,令人欣慰之极。


孩子苦苦追逐的哥哥,终于记起他也曾疼爱过宝贝过的小弟弟了,终于放下一切回身迎了过来。


我就像一个帮着看着盯着一个流浪的孩子找到亲人的热心路人一样,流着欢喜的泪看着孩子被他亲哥哥牵着回家去了。


终究有一丝丝不放心,于是一遍遍在蛋泥所有的文字里探寻,孩子又受委屈没;在蛋泥发给其他人的糖里,恨不得抓一把送给小远。


食物链底端的小远还是会被罚被打被训斥。只是,远远的就能听到他控诉委屈的吼叫,以及,依稀还有季哥哥讲道理时依旧四平八稳却带点温度的声音。


不再憋屈不再隐忍,小远终于活回成那个聪明伶利跳脱活泼淘气任性年少气盛想哭就哭想叫就叫的样子了,即使上窜下跳天马行空也依旧让人想揉揉他的小狮子毛看看他抱着旺仔时唇边得意的小笑涡,满脑子充盈的都是他听完道理后规矩受罚时的可爱乖巧。


喜欢他的钟灵毓秀年少卓然。医学院第一的成绩,无须鞭策没有护顾依旧自律努力,他是长空里的雏鹰,志向从来高远辽阔。


喜欢他的隐忍倔强执着不懈。一直以来,小远都知道自己的方向并努力奔跑靠近。他用十四年的辛苦和坚持,唤醒了一份沉眠时光里的手足亲情。


喜欢他的纯稚善良坦荡磊落。他从不会背后使绊不屑于世俗宵小,行事莽撞也属光明正大。他温暖有爱,无论对过生日的小病患还是要画符的毛阿姨。


喜欢他的灵动机敏可爱跳脱。无论他滑楼梯,折腾自家花园,碎病例分析,扔名牌赌气,还是小时候去给哥哥拾流星,以自己名义陪哥哥睡……他的一切行为举止都透着聪慧可爱和暖心。


他还有好多好多的美好……


他是一个好孩子呀,少年如玉只待雕琢。假以时日,他一定是季杭眉眼间最骄傲的一抹微笑!


也是我们心中最帅气最闪亮的公子世无双!


未来可期,加油我们的小远!



最后,感谢蛋泥为我们带来一个那么那么可爱无敌的小远崽,虽然常常挨揍,却依旧帅得日月无光……


另外,可能以前那些虐印象太深刻,糖渣又太少了,自己产糖不正宗,如果……如果蛋泥有一篇描写一下这对亲兄弟一起生活这一两年里的亲昵场景行为言谈,覆盖一下过往,就大好了……可以吗?亲爱的蛋泥

评论(86)

热度(256)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